【火影之光际】(1)

                第一章
  宁静的午后,木叶村一片祥和,三代目火影脸上却阴云密布。他坐在办公室
里,嘴上叼着的烟斗早已烧完,新的烟丝就在手边,但他并没有添加,像是在等
什么人。
  「火影大人,我回来了。」进门的人是卡卡西,看上去有点疲惫。
  「啊,卡卡西,辛苦了。」三代目说道,「任务完成得如何?」
  「有一点意外,不得不用写轮眼。」卡卡西单手插在口袋里,「不用担心,
还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再过几天就是忍者学校毕业考试了吧。」
  「大概是。鸣人的成绩还是很差,伊鲁卡要伤脑筋了。」
  「那个孩子呢?」
  「嗯?」
  「就是九尾之战后你从外面救回来的孤儿。」
  「嘛,幽一的成绩一直不错,只不过他好像对忍者没多少热情。」卡卡西说
道,「三代目怎么会突然问起他来?」
  「我今天偶然找到了一本初代目留下的笔记,里面有些内容让我很不安。」
三代目重新点燃烟斗,「幽一佩戴的挂坠,你还记得吗?」
  「当然,那上面刻着秀木幽一,在找不到父母的情况下就把它当成婴儿的名
字了。」
  「我是说挂坠的样子。」
  「我记得是透明的,形状像一棵树。」卡卡西说道,「我就是看到挂坠才想
把他带回木叶。」
  「初代目在笔记里写了一个他听说的故事。很久很久之前,有一百多名精英
忍者组成了小队想要偷袭敌人,千手家的先祖也在里面,这个小队出发三天后,
突然失去了联系,彻底下落不明。」
  「被敌人反过来埋伏了吧。」
  「不是,又过了很多天,这个小队被人发现在跟预定路线完全相反的方向,
而且只有男忍者。」
  「死了?」
  「刚找到他们的时候还有几个勉强活着,但很快就都死了。」三代目说道,
「奇怪的是这些人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不像是跟敌人交战过的样子。」
  「活着的那些说过什么没有?」
  「在初代目的故事里,他们只是一直在重复『水晶树』,别的什么都没说。」
  「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
  「那样的话幽一的处境可能很危险,我们得保守这个秘密,尤其不能让那个
人知道。」
  「大蛇丸……」卡卡西用力咬牙,「我刚才说任务当中碰到的意外就是大蛇
丸的手下。」
  「哦?」
  「他似乎开发出了很厉害的术,正在策划一个行动。」
  「还是冲我们来了吗。」
  「不,从情报来看,目标应该是砂隐。」
  「砂隐啊……」
  秀木幽一的家在木叶村偏僻的角落,附近很少有人经过。
  「真是的,居然逃学,半天都等不急吗?」棕色头发的少女在训斥黑色头发
的少年。
  「忍者学校的课太简单,一点意思都没有。」幽一舔着嘴唇,「菖蒲姐姐,
我来帮你脱衣服。」
  「不行!」菖蒲扯开在胸前捣乱的手,「先吃完拉面!」
  「可是拉面越来越不好吃了。」幽一委屈地看着桌上的大碗,「汤里有怪怪
的酸味,面条也黏黏的。」
  「这是专门给你特制的拉面,在一乐都吃不到。」菖蒲把衣领松了一点,
「你可以伸进来摸,但全部吃完才能干我。」
  幽一如获至宝,右手抄起筷子,面条大口往嘴里塞,左手伸进菖蒲的衣服,
感受着少女光滑的肌肤,两团软乎乎的奶子是他最喜欢的部分。幽一和菖蒲的关
系开始于半年之前,真说起来菖蒲得算幽一的性启蒙老师,自从那天她在河边碰
见初次遗精偷偷洗裤子的幽一,一乐拉面店的少女就展现出完全不同的另一面,
在床上热情似火的表现,彻底刷新了幽一对于「快乐」的定义。
  后来,两人见面越来越频繁,每次都要不停变换姿势做上很久,有时在拉面
店,有时在幽一家,刚开始总是菖蒲占上风,慢慢的幽一也掌握了技巧,没多久
菖蒲就失去主导地位,甚至要拼到声嘶力竭才能让幽一尽兴,从那之后就有了先
吃拉面的规则,尽管幽一不懂其中的原因,但他愿意听从菖蒲的要求。
  「吃完啦。」幽一放下面碗,摁住菖蒲的脑袋,「先给我舔一舔,涨得受不
了。」
  「你可不许射出来。」菖蒲半蹲着脱下幽一的裤子,将高耸的肉棒含进嘴里。
  「噢,舌头。」幽一仰起头,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菖蒲姐姐的嘴巴好厉害,
噢啊。」
  屋子里春意盎然,屋外有人隔墙偷听。一乐拉面店的手打大叔表情严肃,他
一边计算时间,一边关注里面的进展。
  「四十碗全部吃完,应该能检查出来了。」手打喃喃自语,「菖蒲一定要撑
住啊。」
  「嗯嗯嗯……」身体碰撞的声音带出少女情不自禁的呻吟。
  「速度好像更快了,体术开始觉醒了吗?」手打拿出一张黑色卡片,双手结
印,然后插在地上。
  「幽一君,再快……啊……」这是菖蒲临近顶点的标志。
  悦耳的尖叫传来,手打认真盯着卡片,只见黑色当中竟然游动着许多白线,
而卡片也随之抖动起来,「嘭」的一声炸成了粉末。
  「果然,已经开始外泄了。」手打说道,「菖蒲虽然有四分之一的血统,可
到底不是真正的女忍者啊。」
  幽一很轻松就通过了忍者学校的毕业测试,让他没想到的是鸣人居然也能合
格。他从心里敌视鸣人,但说不出任何原因,也许和脖子上的挂坠有关,只要他
一靠近鸣人,挂坠就会升温,让他内心产生攻击的欲望。另一个让幽一产生相似
感觉的人是佐助,他相貌英俊,成绩也排在第一,全校的女生都喜欢他。幽一对
佐助的敌意比对鸣人轻一些,有意思的是鸣人对佐助也有莫名的敌意,还在说明
会开始之前闹出了点风波。
  「为了平衡各班的实力,分班情况如下……」伊鲁卡宣布分班情况的时候,
幽一基本没有听,「第八班……秀木幽一……」
  「喂,为什么我们是四个人!」牙拍桌子抗议,「平衡实力什么的,太看不
起人了吧!」
  「这次毕业的一共二十八人,总得有个班分四人。」伊鲁卡解释,「我也跟
很多老师讨论过,这样分最合适。」
  「切!」牙心里还是不服气。
  「虫子们害怕他,不好。」志乃小声说着。
  分班结束,上忍老师要下午才能见,幽一在村子里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躺在
树下休息,昨晚菖蒲又来找他,两人折腾到天亮,直到菖蒲被彻底干晕过去。幽
一心里矛盾,成为正式的忍者意味着需要执行任务,和菖蒲在一起的时间就会减
少,但好处是是能认识别的女忍者,他对女人的欲望越来越强,只靠菖蒲已经无
法满足。
  「火遁·豪火球之术!」未知敌人的偷袭从身后袭来,角度刁钻根本无法躲
避,幽一毫无迟疑,双手快速结印。
  「水遁·水阵壁!」火与水的碰撞发出「滋滋」的响声,白色雾气笼罩着幽
一,从地面升起的水墙慢慢退去,周围却看不见任何人。
  「真奇怪,还没露面就跑了。」幽一心中仍然担心着,「我还是回学校吧。」
  火影办公室内一片寂静,即使是见多识广的三代目火影,也被水晶球里的影
像深深震动。
  「无论多么天才,一个刚毕业的新人居然能用出水阵壁,这太不可思议了。」
三代目看向一旁同样吃惊的卡卡西,「交给他的卷轴上根本没有这个级别的术吧。」
  「没有。」卡卡西说道,「他的查克拉是土属性,我放在他家门口的卷轴也
只有一些基本的土遁忍术。」
  「看起来今年的超级新人不止一个啊。」
  「那样的话还要教他更多忍术吗?」
  「就让他和其他新人一样在任务中成长吧。」三代目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
「不知道他身上背负的秘密对木叶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下午,幽一坐在教室后排昏昏欲睡,中午紧急发动的水阵壁对他来说负担很
大,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劳恐怕要很久才能缓解,以至于他根本无心去听老师在
说什么,然后就跟着第八班的同学迷迷糊糊走出了教室。
  「我们到了。」
  悦耳的女声让幽一瞬间精神百倍,他刚才没有发现自己的上忍老师居然是个
大美女,精致的面容搭配高挑的身段,成熟中带着满分的诱惑,裸露在外的双腿
更让幽一心跳加速。
  「这次的测试如果有人通不过,他会失去成为下忍的资格,重新被送回忍者
学校。」红十分严厉地说道,「你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躲起来,如果被我贴上贴
纸就算淘汰。」
  「躲?」幽一环顾四周感到迷惑不解,「这里连遮挡物都没有,怎么躲?」
  红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幽一,似乎对他的反应很在意。牙、志乃和雏田都纷纷
跑开,在不同的地方做出躲藏的动作,幽一看到他们的奇怪行为,点点头说道:
「明白了,原来老师擅长幻术。」
  「你是怎么识破的?」
  「看他们的动作就知道中了幻术,而老师没有阻止说明这就是老师的测试。」
  「切,原来你是第一个。」牙若无其事地说道,「第二名也不错,是吧赤丸。」
  「不对,你是第三。」志乃阴森的声音传来,黑色的寄坏虫环绕周围,「幽
一君,你根本没中幻术吧。」
  「好像是,我也不知道。」
  红的注意力完全在幽一身上,牙有狗,志乃有虫子,雏田有白眼,她早就知
道这三个人能察觉并且解开幻术,但幽一的表现令她意想不到。之前用来测试的
只是能产生虚拟环境的普通幻术,但在红发现幽一不受影响之后,她悄悄发动了
更高级的幻术,本以为凭下忍的实力无论如何都解不开,可幽一并非如她预想的
那样陷入昏迷。
  「今天的测试,就算你们全部合格。」看到雏田解除幻术,红直接宣布了结
果,「我叫夕日红,从今天开始我来指导你们修炼。」
  「要教我们幻术吗?」
  「不,先从控制查克拉开始练起。」
  「这么简单的东西学校都交过了。」
  「是吗?」红看向抗议的幽一,手指着旁边,「你试试只用脚爬上那棵树,
就像在地上走路那样。」
  这个考验对幽一来说毫无难度,他和菖蒲玩过很多种姿势,早就做了大量的
训练,就算让他抱一个人爬树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幽一突然想调戏眼前这个美女
老师,他盯着红的胸口问道:「要是我爬上去了,有什么奖励吗?」
  红看到幽一的目光感觉不舒服,她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可能会有对女性的
特殊感情,她作为老师有必要进行约束和引导,于是说道:「幽一跟我过来,其
他人下课。」
  走到树下,红冷冰冰地问道:「幽一,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喜欢红老师,我想让老师做我的女人。」
  红没想到幽一说的这么直白,她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呃……总之……你
这个年纪怎么知道什么叫喜欢?」
  「可我就是知道啊。」
  「那……你……反正你先爬树。」
  「如果我能完成,红老师可以亲我吗?」
  「瞎说什么!」红双颊发热,「你先爬上去!」
  幽一已经不需要专心控制,查克拉自然聚集在脚底,几步就爬上了树梢,他
倒挂在树枝上,刚好和红一样高,他突发奇想,立刻吻住红那微张的朱唇,舌头
趁机探入口腔来了个亲密接触。足足十多秒,红才反应过来,她连忙后退两步,
皱着眉头呵斥道:「下次再敢这样,就把你送回忍者学校。」
  从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红对幽一的态度都不冷不热,而幽一也老老实实地
完成任务,偶尔会开开玩笑,没有更多过分的举动。对红来说,幽一是个优秀的
学生,不仅天赋惊人,修炼也很刻苦,但她始终害怕那份超越师生关系的感情,
不是幽一的单相思,她似乎也陷在里面,只是碍于身份的差异不敢细想。
  「红老师可是上忍,想追求她必须提升实力。」菖蒲的意见幽一总能牢记,
他没有学习忍术的渠道,幻术只能跟红慢慢学,唯一的途径只有体术,于是陪雏
田练习拳法就成了幽一每天必做的事。幽一以前没注意到,原来雏田是个很可爱
的小女孩,尽管两人已经很熟悉,每天见面她还是一副害羞的样子,有时候不小
心倒在幽一的身上,她的脸会瞬间红成一颗苹果,身体也变得僵硬,很长时间才
能恢复正常。幽一当然明白雏田对他有好感,要不是菖蒲明确禁止,他一定会把
白眼小姑娘抱上床,检查检查她身体的其余部位是不是也那么白。
  「幽一君!」雏田气喘吁吁跑了过来,「红老师在村口等着,我们有个C级
任务。」
  「牙和志乃呢?」
  「他们有别的事。」
  二人来到村口,红把一个包裹交给他们说道:「我们要帮人送东西,途中可
能会有战斗,你们准备好了吗?」
  「会有战斗啊。」雏田有点担心。
  「放心吧,C级任务不会有忍者。」
  「那可不一定。」幽一背起包裹,「上次第七班执行C级任务,卡卡西老师
前天才出院。」
  「我们的任务不用去那么久,明天就回来了。」红说道,「如果遇见忍者就
立刻返回村子,不会有事的。」
  递送包裹的任务不难,即使里面有贵重物品,有忍者在一般的盗贼也不敢抢
夺。
  「这次任务比预想的还要顺利,不出意外中午之前就能回到村子。」红突然
如临大敌,朝路边喊道,「什么人!」
  两条人影出现在三人面前,从装扮上可以看出是忍者,红把雏田和幽一护在
身后,对手实力不明,她不敢随便进攻。
  「被发现了,还是木叶的忍者。」其中一人说道,「看来只有先解决他们了。」
  两个忍者飞快地向左右移动,像是准备绕开红袭击身后的下忍,因为三人位
置太分散,红只来得及救一个,而她看见幽一正在结印,于是抽出苦无挡住了雏
田。
  「上钩了。」红面前的忍者说道,「忍法·双虎双咬!」
  瞬间两名敌人都出现在幽一面前,红这才明白他们的忍术可以让一个人瞬移
到另一个身旁,之前的分击只是引诱防守方露出破绽,为之后的合击做好准备。
  「土遁·土连珠!」无数小土块从幽一脚下飞出,两名忍者抬手挡住,却发
现这招并没有什么威力。
  「土遁·土尖刺之术!」地面长出许多尖刺,但被对方跳跃躲开了。
  「原来如此,第一个忍术只是迷惑视线,第二个忍术才是真正的攻击。」半
空中的忍者握住手里剑,「作为一个下忍,能做到这一步很不错,但可惜你还是
要死!」
  「幽一!」红离得太远已经不可能阻止。
  没想到手里剑直接穿过幽一的身体扎在地上,所有人都愣住了。
  「你们太轻敌了。」幽一突然出现在两名忍者身后,「柔拳法!」
  明明是后背被击中,两名忍者却感觉心脏一阵剧痛,重重摔在地上。
  「日向家的柔拳可以直接伤害到内脏,你们的心脏跳不了多久了。」幽一说
道,「说起来还得感谢雏田,要不是我从你那里学会了柔拳,就算偷袭成功也没
有一击必胜的把握。」
  「幽一君……」雏田不敢相信幽一仅凭练习的过程就能自己学会柔拳,但她
的确没有透露过任何方法,只可能是幽一自己领悟的。
  红也被幽一的表现吓住,一个毫无实战经验的下忍第一次对敌,居然能想出
复杂的战术,如那两名忍者所说,土连珠的确是用来迷惑视线,但不是为了后来
的土尖刺之术,而是为了在原地留下分身,然后本体躲在暗处配合分身的动作发
动忍术,将敌人逼到空中,这时他们的注意力被分身吸引,本体就可以趁机偷袭。
  「红老师,你看这个。」幽一说道,「我在他们身上发现的,好像是木叶村
的地图。」
  「的确是村子的地图,每条路都标出来了。」
  「有人在策划针对木叶的行动,得赶快回去告诉火影大人。」
  「这上面标记的地点太多,单纯防御很难做到。」红说道,「地图左上角似
乎是他们的大本营,离这里不远,不如咱们先去调查,多获取一点情报。」
  按照地图三人找到一个山洞,洞中灯火通明,显然有人在里面。
  「对方是忍者,我们要小心。」红提醒道,「这次只是侦查,尽量避免战斗。」
  闺蜜联盟排行榜 👍